專家:優化區域政策破解“分化”難題

文章分類:網站優化 發布時間:2019-12-04 原文作者:太上老君

經濟參考報

  日前,以“2019:區域政策與穩增長”為主題的“中國區域經濟50人論壇”2019年會在京舉行。著名經濟學家、國家發改委原副秘書長范恒山,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楊開忠,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等國內著名經濟學家就區域政策如何圍繞穩增長進一步創新發力闡述了各自觀點。

  范恒山:密切關注和高度重視地區發展的四個分化

  這些年,在國家區域發展戰略和政策的強力推動下,區域經濟發展呈現出積極的變化和良好的格局。同時,近年來區域發展又呈現出一些新情況,一個突出變化是區域分化的顯現和加劇。當前區域分化要關注四個方面問題:

  一是區域間及其內部的分化。這既體現在四大板塊之間,也體現在四大板塊內部,還體現在各省區內部。在東西差距仍然存在的同時,南北差距日益突出,呈現出經濟增長“南快北慢”、經濟總量占比“南升北降”的狀態。

  二是地區發展潛能的分化。一些地區間不僅現實存在著差距,從發展潛力看也存在著不斷拉大的差距。有些省份主導產業仍然是“原”字頭、“初”字頭當家,經濟結構老化、創新能力不足、經濟增長乏力;而另一些省份通過各種手段大力培育新經濟、新動能,在某些領域已形成領先勢頭,不僅帶來了經濟增長,還為未來的加速發展積累了充足的潛能。

  三是城鄉發展的分化。一方面,城市在大踏步地向現代化邁進,各種資源要素包括農村優勢資源要素大量向城市傾斜,各個地方積極推動建設綠色城市、海綿城市、智慧城市,相當一部分還瞄準國際先進水平,甚至“未來城市”。另一方面,農村在主體上仍然維持著一家一戶的生產經營模式,農村農業現代化既缺乏制度基礎,也缺乏有效手段。

  四是地區居民收入的分化。受“馬太效應”影響,地區間的發展差距拉大也導致居民收入增速拉大。

  這些分化影響到區域協調發展和國家經濟的整體發展,應引起高度重視。就對策而言,關鍵要抓好以下四個方面工作:

  一是堅持以分類指導為基本指向,創造性地實施區域政策。按照分類指導的原則,優化區域政策重點是:進一步細化空間單元,增強政策適應性;重視同類地區的發展,一體制訂相關政策措施;緊扣突出矛盾和問題,提高措施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堅持與時俱進,適應變化靈活出臺一些應對措施。

  二是強化區域政策和其他政策的聯動組合。區域問題涉及各個方面,需要政策的系統配套和協調聯動。要把握好兩個方面:一方面,其他有關政策應該更加重視區域差距和地區分化的狀況,不斷豐富和優化內容,進一步增強措施的針對性和有效性。另一方面,區域政策要發揮作為其他政策的載體的作用,在區域政策的框架下組合運用好其他政策。

  三是大力推進城鄉融合發展?s小城鄉差距是解決其他差距的“牛鼻子”或關鍵環節。低收入人群,貧困人口,欠發達地區,主要都集中在農村地區。把農村的問題解決好了,這些問題相應也就解決了。所以縮小差距的關鍵在于振興農村,推動農村現代化發展。雖然發展的主要矛盾在鄉村,但解決鄉村發展矛盾的主要力量卻在城鎮、在市場。所以要推進城鄉融合,為城鎮能量進入農村、進入市場發揮作用創造有利條件。為此,推進三個方面的改革十分重要:推進土地三權分置的改革,為城市企業進入農村、先進生產經營模式運用于農村、現代科技手段服務于農村創造制度基礎;推進農村資源要素市場化,在此基礎上,打破關鍵體制約束,推動農村和城市間各類資源要素的平等交換;平衡好主產區與主銷區、發展農業地區和發展工業地區間的關系,區別不同情形建立橫縱向的重要農產品的利益補償機制,加大對重要農業發展區的政策支持力度。

  四是強化對欠發達地區新經濟新動能培育發展的政策支持。通過對口支援、人才輸送、地區間優勢互補合作等有效方式,促進發展潛能薄弱地區加快形成新動能,推動其超越落后的產業基礎,在構建現代經濟體系方面比肩發達地區,逐漸形成全新的產業發展基礎。

  楊開忠:加大力度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

  我國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是新時代面臨的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主要表現之一,包括四個方面,一是區域社會經濟雖然取得了很大發展,但即使是發展水平最高的省市,2018年人均GDP剛剛跨入2萬美元門檻;二是區域經濟發展差距大,老、少、邊、窮及資源型地區尤為滯后;三是人口、經濟分布與資源環境承載力不相適應,生態環境問題突出;四是區域協調發展機制不健全,開放統一競爭有序的統一市場和空間精治、共治、法治尚不發達。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強化逆周期調節,從空間角度來講,強化逆周期調節,推進高質量發展,就是要加大實施區域協調發展力度。

  十九大以來,區域協調發展不僅由經濟布局和區域經濟工作的指導原則上升為系統的國家戰略,而且內涵趨向全面更新。除創新老、少、邊、窮和資源型地區政策外,這種更新主要反映在五個方面。一是深入實施京津冀協同發展、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戰略,形成了新時代鼓勵和支持東部地區率先發展的新格局;同時,研究出臺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東北全面振興、中部崛起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二是推動長江經濟帶等橫貫東西的大江大河流域經濟高質量發展,開創促進“板塊”之間的協調、一體發展新棋局;三是全面深化空間一體化發展體制機制改革,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四是建立主體功能區制度,深化國土空間治理改革,推進國土集聚開發、分類保護、綜合整治;五是貫徹落實中央關于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要求,推動城鄉一體、區域同城的都市圈,基于大都市圈鏈推動城市群新發展,初步顯現出中國特色新區域主義。

  強化逆周期調節要適應區域協調發展創新趨勢,把握重點。除繼續加大對老、少、邊、窮和資源型地區財政轉移支付和支持力度外,一是精準助力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大規模實質性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戰略實施、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打造世界級科技中心、全球價值分配中心、世界級城市群和超級巨型經濟帶;二是加大東中西部和東北板塊協調互動力度,一方面,把握好整體推進與重點突破、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總體謀劃與久久為功、破除舊動能和培育新動能、自身發展與一體化發展的關系,動員各方力量,處理好對內對外產業轉移的關系,防止產業對外過度轉移,更加有效地鼓勵和引導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經濟核心區資金、技術、人才和產業向長江中上游地區轉移,更大力度強化高科技產業、綠色產業在內陸長江經濟帶地區的布局和發展;另一方面,謀劃推動黃河海河流域、渤海大灣區生態文明建設,大力促進北方東、中、西部和東北板塊的協調互動,進一步平衡南北方發展;三是在普遍促進大中小都市圈和微中心圈發展的同時,適應國家經濟核心——邊緣地域結構重塑的內在要求,既積極沿主要集聚發展軸線拓展國家經濟核心區空間范圍,又防止過度擴展國家經濟核心區空間范圍。

專家:優化區域政策破解“分化”難題
http://www.6156580.live/wangzhanyouhua/95511.html
版權聲明:本站所有內容均來源于互聯網!
網站優化